長征路上的一個春節

發稿時間:2020-02-10 15:42      編輯:孔燕

  中央紅軍在長征路上度過的那個春節,是公元1935年2月4日,農歷乙亥年(豬年)春節。在本該萬家團圓的日子,辭舊迎新的煙火卻并不能沖淡濃烈的戰場硝煙。面對敵人的圍追堵截,遵義會議之后的紅軍依舊是危機重重,必須盡快殺出一條血路,突出重圍。

  年關將近,土城血戰。

  豬年的春節漸漸臨近,長征隊伍卻籠罩著低沉的氣息。這是遵義會議結束之際。紅軍的前方,是沿長江設防的川軍;身后,是追擊而來的中央軍,雙方力量之比為3萬:40萬。

  血戰,8.6萬人的長征大軍損兵5萬之余。中國革命的航船進入最為狹窄的航道。黨和紅軍在痛定思痛中,又一次選擇了毛澤東。臨危受命,立于船頭,擺在剛剛過了41歲生日的毛歲生日的毛澤東面前的是如何帶領這條風雨飄搖的航船,沖出險象環生的漫漫航道。

  一路征戰,傷兵滿營,隆冬時節,缺衣少彈。此刻,東去湘西與賀龍肖克的二六軍團會合的計劃早被敵人識破,而地貧人稀的黔北又難以建立根據地。更為嚴峻的是,蔣介石已經電令他的各路大軍務必圍殲紅軍于烏江西北地區。北渡長江進而與紅四方面軍會合,似乎成了中央紅軍絕地重生的唯一選擇。

  危機四伏,留給紅軍的機會越來越少。1935年1月20日,中革軍委從遵義轉至桐梓縣城,隨即下達《關于渡江的作戰計劃》。地域定在宜賓、瀘州之間。毛澤東的設想是,趁著年關臨近,川軍江防麻痹、國民黨追擊軍尚在途中之際,避其鋒芒,悄然過江,擺脫圍追堵截。

  在土城方向,紅三軍團等后續部隊則遇到了川軍郭勛祺部的尾隨追擊。自從紅軍進入黔北,劉湘就讓他的川軍出境迎戰,“抱必死決心,奮勇阻截”——川北的紅四方面軍已經難以應付,“四川王”劉湘顯然不讓中央紅軍再入川攪局。

  土城至赤水盡是峽谷,毛澤東決定以紅三軍團3個師,占領土城東北5公里的607.5至楊柳莊一線南面高地,紅五軍團2個師占領青杠坡至一碗水一線北面高地,干部團在土城以東兩公里處的白馬山作預備隊,以絕對優勢兵力速戰速決,對尾追之敵打一場“殲滅戰”。

  28日拂曉,戰斗在蒙蒙細雨中打響。戰至黃昏,雙方仍呈膠著之勢。紅軍發現,川軍不是情報中所說的兩個團,而是兩個旅,另有兩個旅的增援部隊還在源源而至。并且,原本以為像黔軍一樣一擊即潰的川軍戰力絲毫不亞于中央軍,輕重武器裝備甚至優于中央軍?!皻灉鐟稹背闪恕袄彂稹?,人均僅有20發子彈的紅軍陷入危機。紅軍總司令朱德和總參謀長劉伯承親臨一線指揮。

  雁陣驚寒。眼看短時間取勝無望,中央政治局連夜命令停止與敵人糾纏,暫時放棄北渡長江計劃,避實就虛,西進川南。29日拂曉,紅軍從土城渾溪口、蔡家沱、元厚等渡口迅速渡過赤水河?!八亩沙嗨钡男蚰痪痛私议_。

  毛澤東的年夜飯:唯一一碗臘肉送給了傷員。

  殘陽如血。部隊撤至四川敘永縣城南79公里處的石廂子時已是大年三十的傍晚。這里與貴州畢節縣大渡鄉和云南威信縣水田寨接壤。雄雞報曉,三省可聞,故而三地交匯處統稱為“雞鳴三省”。當時的石廂子是一個僅有400多人的小村莊,75戶漢、彝、苗人家雜居。地處大山深處,老百姓的日子苦不堪言,連除夕之夜的爆竹聲也是稀稀拉拉。警衛員好不容易弄來一碗臘肉,被毛澤東送給了傷員。

  大年初二,部隊向云南威信境內轉移。當天晚上,在水田寨一棟因門窗雕有花草蟲鳥圖案而聞名的“花房子”里,中央政治局常委進行分工,博古交出了裝有文件、材料、公章等象征著中央最高“權力”的幾副挑擔。

  那個春節,重要會議一個緊接一個。大年初五,政治局在大河灘召開會議,正式通過張聞天起草的《中共中央關于反對敵人五次“圍剿”的總結決議》,即《遵義會議決議》。第二天,中央政治局在威信縣城所地扎西召開擴大會議,討論新的戰略方針,鑒于張國燾借口嘉陵江“江闊水深,有重兵防守”,不僅不率紅四方面軍南下以吸引川軍,反而北攻陜南致使川軍無后顧之憂,得以集中全力堵中央紅軍北進,會議決定改變原定北渡長江的計劃。會議同時決定,對中央紅軍進行整編,徹底改變長征以來“叫化子打狗,邊打邊走”的局面。

  這一系列的會議后來被黨史界統稱為“扎西會議”?!霸鲿h”解決了遵義會議未能及時解決的問題,完成了領導人的更迭和全軍的思想統一,成為遵義會議的有力續篇。

  扎西整編:紅軍師長當團長,10個連長一個班。

  “二月里來到扎西,部隊改編好整齊;發展川南游擊隊,擴大紅軍三千幾……”中央紅軍長征到達陜北后,由陸定一、賈拓夫編寫的《長征歌》中有這樣的描述。大年初六的政治局會議,開了一個通宵。凌晨,由中革軍委主席朱德,副主席周恩來、王稼祥簽署的《關于各軍團的縮編命令》隨即發出。中央紅軍由30個團縮編為17個團,機關和后勤人員大幅度精簡,充實基層;運輸隊、掩護隊、保衛局、供給部等機構的大部分人員,以及司號員、理發員、炊事員、通訊員等等,大都編入作戰連隊,紅軍師長當團長,10個連長一個班。整編后的一個團兵力達2000多人,相當于整編前的一個師。

  這是一次脫胎換骨的精簡。凡兩個人抬不動的東西都個人抬不動的東西都要甩掉要甩掉。。早已成為部隊沉重負擔的造幣機、造彈機、印刷機、磅秤、鑄銀模子等笨重機器和器材則一律處理掉。長征開始后,大搬家式的長蛇陣隊沒有了。

  丟掉了“包袱”,實現了“消腫”,部隊面貌煥然一新。那支高度機動靈活、善打運動戰的紅軍隊伍又回來了。趁著國民黨幾十個團匆匆在長江南岸布防阻攔,貴州兵力空虛之際,毛澤東再度揮師黔北,殺了敵人一個回馬槍。紅軍先頭1個團先敵搶渡二郎灘,成功掩護部隊于2月18日至20日第二次渡過赤水河,取桐梓、奪婁山關、重占遵義城,5天內殲滅和擊潰蔣介石謫系吳奇偉部兩個師另8個團。

  這是紅軍長征以來最大的一次勝利。落荒而逃的吳奇偉匆匆下令砍斷烏江上的浮橋,尚未過江的1800余人余人和大批武器,全部為紅軍俘獲。

  硝煙未散。毛澤東在血色黃昏中策馬而至,登上千古雄關婁山關,吟誦他長征后的第一首詞《憶秦娥·婁山關》。此時此刻,離毛澤東重新指揮紅軍不過40天。在他看來,得意之筆才剛剛開始,盡管長征依然山窮水復,但前路同樣柳暗花明。

  來源:學習時報

篮网球比分直播 a股历史25年市盈率 平码资料 股票有什么平台 秒速快三e星 私募基金配资是什么意思 甘肃11选5中奖秘籍 新科技股票有哪些 甘肃快三APP 加拿大快乐8开奖数据 甘肃11选5任五推荐